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雨玫瑰

一朵来自心灵的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读【遥远的向日葵地】有感  

2018-07-03 14:35:46|  分类: 书墨回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  最初被这本书吸引是因为向日葵。虽然作者在阿勒泰,而我小时候在低窝铺,但是同属于戈壁滩。

到现在我最喜欢的零食依旧是葵花籽,即使在南方的时间早已超过北方生活的时间。作者说葵花籽不仅人爱吃,连家畜也爱吃。牧民的牛到她们家的向日葵地,可以咬下大半个花盘。她们家的狗、兔子、鸡鸭一个个都吃的香喷喷的。我到现在还记得,小时候,我家附近报社楼的院子里种有向日葵,我也在花盘里剥过花籽吃。作者描述,种向日葵很容易伤到地,所以向日葵一收割完,就换地方。我从小在工厂居民区长大,没有见过种地的情景。我一直认为种地是固定地方不变的。像书中种向日葵地与游牧一样,年年换地方,真的很新鲜。

另外让我引起共鸣的不仅仅是生活环境相似,连籍贯也很相似。作者老家是四川的,我老家是重庆的;她与我一样都在戈壁滩长大。她家的蒙古包应该跟祁连大草原上的蒙古包非常相似。她们家用水主要靠水渠灌溉,而低窝铺用水也是要通过水渠来灌溉防护林。与南方不同,南方一般靠江河湖泊做为水源地。而在低窝铺,用水则靠祁连山的雪水加工后做为水源。其实用低窝铺形容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是不确切的,现在低窝铺火车站已经坐不到那里了。但是我找不到更合适的名词,因为那时候是没有名称的,只能用代号来代替。我只能说,它位于玉门市与玉门镇之间。作者在书里总是描写戈壁滩没有人,确实如此,如果离开居民区,周边除了骆驼草,渺无人烟。作者提到她的外婆,我也想起我的外婆,我5岁时见过她唯一的一次,却记不清了。作者的妈妈属于粗犷乐观的女人,而我的妈妈则是世界上最宽容慈祥的人。

我喜欢作者描绘的鸡鸭兔子和狗,它们和人组成一个大家庭。狗有赛虎和丑丑。赛虎很乖也很胆小,丑丑则是有很多陋习,譬如专门收集鞋子。鸡和兔子虽然散养的,但是到了晚上一定会回家,而且与作者一起等她的妈妈。等到她妈妈摩托车一出现,丑丑就上去拥抱,这是非常感人的画面。作者描写的鸭子也是很有趣,居然是为她妈妈自己做羽绒服准备的。把三十几只鸭子全部杀掉,然后一个个拔鸭绒,好像有点天方夜谭。

我无法想象作者那时候没有结婚,独自在戈壁滩上与母亲一起种向日葵地的情景,要忍受荒凉、蒙古包的简陋和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。与之不同的是,其实我小时候生活比现在还幸福,父母是三十年工龄的老工人,吃的都是厂里发的,火车皮运过来的。住的是有抽水马桶的楼房。我生下来家里就用煤气烧饭,83年家里就有了彩电,这在当时是比较富裕的。

戈壁滩和向日葵成了我与作者共鸣的地方。能把在戈壁滩上种向日葵写的惊天动地,也只有作者莫属了。对我来说,本书感人的不仅仅是细腻的文笔,还有独特与亲切的生活气息,让我这个也在戈壁滩长大的人引起了深深的共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