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雨玫瑰

一朵来自心灵的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鹦鹉背后  

2017-03-14 17:03:36|  分类: 心雨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一)

“来生愿做一朵莲,静静盛开在佛前......”随着电话铃声响起,紧接着是熟悉的男声:“晚上出来吃饭吧,吃好我们去唱歌。” 是尹峰的声音。

“不去,我要在家里唱歌。”廖心雨不耐烦的说着。

“又是鹦鹉K歌吧!不过是一个软件,看把你迷得。”尹峰边埋怨,边挂掉了电话。

是啊!虽然只是个软件,却可以天天陪我,你们有谁能天天陪我,廖心雨嘀咕道。

每次进鹦鹉K歌,都可以看到一只小鹦鹉可爱的拿起话筒。对于这只鹦鹉的痴迷,廖心雨已经到了心醉神迷的程度。低音可以称作宽厚似海,高音可以称作靓颖海豚音,沙哑可以称作磁性嗓音,即使很难听,也可以称作性感烟嗓。如果唱的很好,可以称作气息平稳,再好可以称作音乐的动次已了如指掌。廖心雨喜欢看鹦鹉跳舞的姿态,那简直就是一个唯美的圆舞曲。靠近时等待的跳跃,结束时欢乐的跳跃都让廖心雨欲罢不能。可是这只单纯的鹦鹉如今却被黑雾笼罩,看不清,也弄不清。

先是龙哥发来几条私信,是关于不能再使用鹦鹉进行评论的通知。有人在唱歌页面提示,如果点鹦鹉评论,不但不会得分,而且可能会被扣分。刚开始廖心雨不相信,又看了很多相似的通知,开始半信半疑。出于友好,廖心雨给经常来自己这里做客的友友们都发了私信。就在万事大吉,廖心雨刚唱完一曲“太委屈”,准备发布时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后台居然发生错误,然后“太委屈”的歌曲丢失。连同与多宝鱼合唱的“等一分钟”,“一千个伤心的理由”,“半壶纱”一并丢失,一起丢失的还有与天涯过客合唱的“无悔的追忆”和与清重唱的“歌在飞”。这回不只是歌中的太委屈了,而是真真切切的太委屈。整整一夜,廖心雨都等着后台给自己恢复丢失的歌曲,得到的却是重版的页面。

“后台简直是猪脑子,我廖心雨能和别人一样吗?!”廖心雨愤愤不平着,我玩鹦鹉K歌既不为升级,也不为出名,只是想唱一千首歌。你后台以为把我的歌弄丢了,我就不知道了吗?我可是用Excel表备案的,有多少歌曲,和谁合唱的,SSS歌曲有多少,SS歌曲有多少都一目了然。当我完成一千首歌后,就算你鹦鹉K歌停版了,我依然知道我的一千首歌曲是什么。等我老了,走不动了,我就会骄傲的对身边的人说,我这辈子坚持最久的事情就有两件事:第一件事是写了一辈子的文章,第二件事是唱了一千首歌曲。所以不能让任何事,任何阻碍影响自己的目标。

为了弥补缺失的六首歌,廖心雨在深夜又一气呵成唱了六首SSS歌曲。苏州的午夜虽然并不是很暖,却很宜人。

 

(二)

广东,鹦鹉K歌总部此时一阵忙乱。

“快看,最新新闻,”小姑娘丫丫叫着,有鹦鹉K歌会员因歌曲丢失在羊城微博上发牢骚,已经被总部知道了。

“是吗?”李刚一阵尴尬,这个叫廖心雨的乱传播对我们不利的消息,所以我故意删了她的歌曲,谁让她大嘴巴。”

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平静颇带严厉的声音:“李刚,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。”

是吴主任,李刚赶紧灰溜溜的进了后台主任办公室。

吴主任也叫吴明,虽然是个女人,但是在鹦鹉项目组已经干了有十年了。原来她是主管鹦鹉音乐的,后来鹦鹉K歌项目开发出来,她就调到这里。虽然年过三十,但是依旧单身。平时她对人冷得像块冰一样,不要说其他项目组,就是自己组里的人看到她都敬而远之。

“主任,你找我。”李刚的声音低低的,连李刚自己也仿佛听不清。

“说过多少遍了,做人要正直。”虽然我们是管理表情和文字评论的,但是我们有我们的做事法则。我们只能靠宣传来赢得客户,而不能靠打击报复来发泄。你知道你删了谁的歌曲吗?她可是苏州著名的网络作家,她把信息发到微博后,好多记者打电话来质问我们,我都烦死了。“

“知道了,吴主任,下次不会了,我正努力在恢复她丢失的歌曲。”李刚低着头,然后慢慢退出办公室。

操场上,李刚正朝着远处刚刚发芽的柳树张望,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。

扭头一看,来人高高的个子,薄薄的镜片后面是一双深邃的眼睛。

“齐主任,你怎么来了”李刚奇怪的问道。

“我想找你喝咖啡,怎么,不愿意啊!”齐军皮笑肉不笑的说。

“当然愿意。”李刚点着头。

新岛咖啡厅,齐军和李刚面对面坐着。

“干的好,小子。这次的鹦鹉事件,让会员们知道有人想存心损害鹦鹉的名誉,我们鹦鹉管理部一定不受别有用心的人的威胁。我先走了。”

 

(三)

  午夜,吴明把自己泡在满是玫瑰花瓣的浴缸里,湿漉漉的长发轻轻挽起,一只手举着酒杯,里面是意大利红酒。红红的汁液此时就像吴明潮湿的心一样淌的鲜血淋漓。多年以前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。

雪白的席梦思,雪白的床单把雪白的肌肤衬托得更加雪白。在齐军的怀里,吴明美得就像刚刚上岸的美人鱼。她修长的双腿并拢着,就像美丽的鱼尾。吴明仿佛在齐军怀里睡着了,但又不像,黑黑的睫毛一闪一闪。在吴明身上,齐军能找到睡莲的影子,那种娇羞,那种圣洁是任何地方也寻觅不到的。吴明还记得,小时候和齐军一起长大,追着他上了大学,又追着他进了鹦鹉公司。而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席梦思之夜是第一夜,也是最后一夜。现在她与齐军不仅是情感上的敌人,也是工作上的敌人。后台的员工都知道,鹦鹉会员唱歌发布和评论是分两个部门进行的。吴明专管歌曲发布和会员表情与文字点评,而齐军只管鹦鹉的点评。每个部门既属于合作伙伴,又属于竞争对手。各部门会根据点评条数来分配提成。由于鹦鹉点评非常便利,所以会员们都喜欢用鹦鹉点评,造成表情点评的减少,文字点评更是少得看不见。各部门派出宣传员进入鹦鹉K歌来拉会员,造成系统小道消息的增加。

吴明虽然以身作则,但是手下人因为拿不到提成,不免会做出出格的事,譬如这个李刚。以为我不知道内幕,吴明看着手下人发过来的李刚与齐军喝咖啡的视频。第二天鹦鹉公司门口,吴明停好车,从齐军身旁擦身而过,甚至眼睛也没斜一下。

齐军看着吴明,不由得叹口气。当初与吴明,本身是想假分手。因为当时鹦鹉公司的高管把女儿介绍给自己。当时心想,如果自己也能做上管理层,就能给吴明更好的未来。没想到,吴明误会了,给自己一个耳光,就分手了。不得已,现在只好和高管的女儿倩倩谈朋友。虽然现在已经做上管理层,但是吴明也成了管理层,而且和自己是竞争对手,这冤家是当定了。

 

(四)

查到廖心雨的鹦鹉账号,吴明给廖心雨发了个道歉信息,并且让李刚发了一个大红包以示歉意。

一年以后,在鹦鹉公司总部,吴明的办公室里传来了敲门声。门开之时,一股香气迎面而来,接着而来的是一个聘聘婷婷的女人。

“廖心雨,你怎么来了?吴明惊讶的问道。”

“我怎么来了,当然是来看我的老同学。”廖心雨微笑着。

“是啊,”吴明也笑着,“要不是一年前的鹦鹉事件,我还不知道我们是小学同学呢?晚上我请你吃饭。此时的吴明早已不是当年冷冰冰的女人了,而是变成充满热情的女人。

在西餐厅里,廖心雨和李刚坐在一起,吴明和齐军坐在一起。四人见面都互相惊讶。还是我来讲吧。吴明说道。自从李刚给廖心雨发去红包,并且道歉以后,二人经常聊天,最后越来越好,变成朋友。而齐军与我也解开了当年的误会,现在也已经结婚了。

“廖心雨,你看我送给你个什么?”李刚假装背着手道。

廖心雨一把抓过他的手,是只鹦鹉毛绒玩具,廖心雨看着,喜欢极了。

那只鹦鹉在廖心雨手上,也仿佛引吭高歌的样子,非常动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