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雨玫瑰

一朵来自心灵的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那一场春梦 第三篇  

2013-01-07 13:41:15|  分类: 心雨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01 

乙酉年的年味仿佛很浓,离过年还有半个月,街道上就已经有鞭炮的气息。那只大公鸡昂着阳刚的冠子,雄赳赳的望着远方,祈盼美丽的未来。

 在开往三门峡的火车上,冯慧第一次感受春运的热潮。那些人山人海的面孔,那些拥挤不堪的包裹和喜悦期盼的眼神,都在为回到家乡而兴奋着。阎春潮紧紧贴在冯慧身旁,像个保护公主的王子,忠诚兴奋。虽然冯慧答应做他的临时女友跟他回家,但只是为了安慰他饱受沧桑的的老母亲。不管怎样,将来总是有希望的。回山西运城,河南三门峡站是必经之路。听阎春潮说,三门峡水库每到春节前就会有成群结队的白天鹅在此翩翩起舞。冯慧想,如果我和阎春潮也是白天鹅多好,那么我们就能飞越珠穆朗玛,飞越一切沼泽和荆棘,走向美好的未来。

没到过山西,冯慧觉得一切都很新鲜。这块具有黄土气息的土地散发着它的独特魅力。阎春潮总是为自己的家乡感到自豪,他常常向冯慧炫耀山西的人民多么朴实,山西的住房多么安全,甚至山西的红薯都比南方的红薯好吃。这时,冯慧就笑而不语。其实山西的红薯太面了,没有苏州的红薯香甜。但是,爱家乡是一个美德啊!只有爱家乡,才会爱父母,才会爱子孙后代啊!在冯慧眼里,阎春潮是一个正直、善良有上进心的好青年。

终于来到运城了,冯慧觉得其实这座城市挺低调,虽然和苏州一样都是地级市,但是它安静的就像一个母亲,一个等待游子的母亲一样,没有多余的浮华和焦躁。乘上两个小时的中巴车,阎春潮带着冯慧来到一个小村庄。这里是典型的黄土高坡,简单的黄色土地。不过家家的门都很高大,要两米多高,顶蓬涂着以天蓝色为主的彩釉绘画。看惯了江南的粉墙黛瓦,冯慧觉得非常新鲜。所以人和自然及建筑构造都紧密相连的。江南的房子秀气,所以江南人也小巧玲珑;山西房子大气,所以山西人也人高马大。

 

02 

踏进院子,阎春潮的老母亲迎了上来,传统的乡下装束,却透着满脸的慈祥。站在阎春潮家的院子里,冯慧感觉好宽敞啊,一种舒适的感觉溢上心头。进入主屋,暖烘烘的炕宽大又温暖,这是冯慧第一次看到北方的炕,那种热乎乎的感觉和电热毯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屋外,后棚的绵羊咩咩的叫着,真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。那个春节,阎春潮的姐姐,亲戚都回来了,山西人的热情让冯慧冰冻的心一下子温暖起来,好像马上就春光盎然了一样。这家吃吃,那家串串,山西的饽饽成了冯慧的最爱。原来香饽饽就是这样来的,虽然是面做的,但是比馒头好吃,比饼干实在,咬一口,满嘴喷香,真是令人终生难忘。不过山西人筵席喜欢吃冷菜,开始上菜,什么菜都是冷的,直到最后才上两道热菜,然后就开始上馒头,北方人称为馍馍,是那种实心没有馅的那种,一人两个,直到吃饱为止。山西的汤也很有意思,不是大碗,是用盘子盛的,很特别。那一瞬间,冯慧仿佛站在舞台上,看着一出山西舞台生活剧,自己就是那个女主角,运城乡村的景致变成了一副写生画,挥之不去,即使在很多年以后,都无法忘却。

 初二那天,阎春潮一大早把冯慧叫起来,“慧慧,今天是我干妈送葬的日子。干妈从小对我非常照顾,你一定和我去与她老人家送别。”

手牵手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冯慧好奇的问阎春潮,“你干妈多少岁了?”

“八十,我们这里老人,八十送葬是喜葬,很隆重的,让你见见世面。”阎春潮认真的说。

远远的,就听着鼓声雷动,一群击鼓的老年阿姨精神抖擞。在鼓队后面,是穿着白色丧服的几十号人,浩浩荡荡的走在街上,老中幼都有,村里的百姓则远远的跟着。在一个很宽大的院子里,两百桌宴席已经布置妥当。不认识的人聚在一起,狼吞虎咽,馒头是随意分发,想拿几个拿几个。中午吃完,晚上继续吃,下午可以去看看去世的老人遗体,也可以在隔壁房间打麻将。冯慧从未看到过如此奢侈的葬礼仪式,惊讶之余,阎春潮告诉她,其实山西人非常重视乡亲感情的。平时就经常礼尚往来。一旦村子有人去世,那全村村民都会参加,所以才会有如此盛大的场面。冯慧听着,看着,心里也就感动了,如果身边的人也能有如此真情就好了。

 

03 

那个春节,是冯慧唯一外出且最有意义的春节,运城给她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但是回到昆山后,与阎春潮的分歧开始渐渐明显了。

一方面,因为印刷厂有十天让冯慧休息,冯慧那个月的工资才拿了两百元。说好转正的,却因为印刷厂效益不好,而遥遥无期。令一方面,阎春潮想让冯慧独自回山西和老母亲一起生活,冯慧因为不想离开江南,而表示不愿意。渐渐的,二人的话题开始越来越少,渐渐的阎春潮晚上有时会不回来。终于有一天,阎春潮毫无迹象的消失了。和李俊不同,这次冯慧感觉非常绝望,她再也不想独自一个人待在昆山,悄悄的回到了苏州。她知道,阎春潮一定有难言之隐,只是没有告诉自己。

一年以后,阎春潮在苏州娄葑与冯慧相见了。和以前不同,这次,阎春潮瘦的厉害,脸上的颧骨鼓的很高,眼睛也塌陷下去,身体干的像个电线杆。

“你还好吗?我想你。”冯慧仰头望着阎春潮。

“我还好,对不起,我没告诉就离开你。医生说,我肺上的洞扩大了。可能在昆山无法再工作,要回家静养。我最后一次问你,你能和我一起回山西吗?我们一起回去。”阎春潮期待的望着冯慧。

“对不起,我不能去山西。”冯慧轻轻的说着。其实她不想离开阎春潮,但是她知道,如果去了山西,也许就再也回不到江南了。她热爱江南,就像阎春潮热爱山西一样。

泪开始从阎春潮凹陷的眼眶里流出来,也同时从冯慧眼里流出来,二人紧紧拥抱着,在秋风的萧瑟中渐渐模糊。

 

尾声

 

“你在想什么?”坐在空旷的教室里, 陈峰教授好奇的望着冯慧。学生们早已走光了。

“我在想你的山西老乡。我曾经的一个难以忘怀的朋友。”冯慧轻轻的说。

“能告诉我,你们的故事吗?”陈峰问。

“好的,不过他没你优秀。”冯慧仿佛自语着。

窗外,一个男生捧着书走过,背影很像八年前的阎春潮。“你还好吗?你的身体还好吗?是否也像我一样牵挂着往事。”没有人回答,只有时光的影子悄悄飘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5)| 评论(43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